情色小說

關於部落格
情色小說
  • 23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陳千朗委員:加強城市立體綠化,提高城市生態自凈力


  本報訊(記者馮陽)省政協委員、石家莊永明科技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陳千朗的提案關註霧霾防治,他在提案中呼籲,通過加強城市立體綠化,提高城市生態自凈力,以環保的方式治理環境。
  陳千朗委員認為,目前世界各國治理PM2.5的措施主要分為兩類:一是避免PM2.5的產生,如工廠遷出城市、煤改電、煤改氣、減少揚塵等;二是PM2.5一旦產生,只有植物和水能降解、吸納。因此,在調整工業經濟結構的同時,城市綠化就成為另一個環境問題解決之道。
  陳千朗委員建議,通過以下措施來改善城市環境,減少霧霾對空氣質量的影響。一是大力推廣城市空間立體綠化建設,充分利用各種空間添綠,緩解中心城區綠化建設用地緊張的矛盾。二是大面積實施牆體綠化,特別是在環路及主幹道兩側。三是地方立法強制推廣屋頂綠化。在除危房外的已有建築上,大面積實施屋頂草坪或屋頂綠化,提高土地的利用率。
  (原標題:陳千朗委員:加強城市立體綠化,提高城市生態自凈力)
繼續閱讀

稅收法定是稅制 改革的必然


  稅收法定是稅制
  改革的必然要求
  我國稅收法律制度將面臨重大改革,這既包括新稅種的立法確認,也包括通過人大立法形式,對行政立法的合理舊存稅種予以追認、修改、整合,真正建立起具備優化資源配置、維護市場公平功能的統一、科學稅制
  02
  觀察
  (原標題:稅收法定是稅制 改革的必然)
繼續閱讀

臺灣百人宗親團返閩謁祖 慶賀簡氏大宗祠完成翻修


20日,來自臺灣、龍岩、廣東等500多位簡氏宗親回到福建南靖的簡氏大宗祠謁祖 陳瑞章 攝臺灣120多位簡氏後裔進行祭拜 陳瑞章 攝
  中新網漳州12月21日電 (陳瑞章 蔡夢霞 餘丹)記者21日從福建南靖雲水謠古鎮獲悉,來自臺灣、龍岩、廣東等500多位簡氏宗親20日回到雲水謠尋根謁祖,其中來自臺灣的簡氏後裔多達120位,各地宗親受到當地村民們的熱烈歡迎。
  當天,南靖雲水謠簡氏大宗祠鑼鼓震天熱鬧非凡,本次較大規模的謁祖儀式緣於簡氏大宗祠時隔90多年後再次修繕完成,進行“安龍清醮大典”。各宗親按照當地傳統的習俗進行了盛大的祭拜儀式,共同緬懷祖先。熱情的土樓村民則為遠道而來的各地宗親獻上舞龍舞獅、土樓腰鼓等土樓民俗表演,博得陣陣喝彩。
  據悉,臺灣現有20多萬簡氏子孫,主要分佈在宜蘭、臺北、臺中、高雄、嘉義、南頭、桃園、新北和基隆。近年來,兩岸“三通”極大方便了閩台交流,每年簡氏臺灣宗親均回鄉謁祖。
  臺灣新北市簡氏宗親副理事長簡旺告訴中新網記者,今年是他第十四次回鄉省親,“像今年這麼大規模的還是第一次。大陸發展日新月異,每次回來感受都不一樣,而且南靖土樓近幾年在臺灣被越來越多人知曉,以後回家的簡氏宗親也會越來越多。我們同宗同源,希望兩岸簡氏子孫會越來越親。”
  據南靖土樓管委會工作人員介紹,簡氏大宗祠始建於明宣德二年(1431年),歷代均有修葺,坐北向南,建築面積510平方米,占地面積2600平方米。宗祠為大宗建制,祠內的石作構件和梁架鬥拱雕刻精美,木構件滿繪彩畫,現存高度保持清代文物建築的歷史和藝術價值,是福建省涉台文物保護單位之一。(完)  (原標題:臺灣百人宗親團返閩謁祖 慶賀簡氏大宗祠完成翻修)
繼續閱讀

聶樹斌案調查為何9年無結果


  最高人民法院12日公佈,根據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和有關法律規定的精神,決定將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的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一案,指令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進行複查。聶樹斌案邁出歷史性的一步,卻仍有三大疑問待解。
  2005年1月,河北省廣平縣人王書金被警方抓獲,供述曾強姦殺死多名婦女,包括“1994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而這起案件原本早已被石家莊警方偵破,“凶手”聶樹斌已於1995年被以強姦罪和故意殺人罪執行死刑。“一案兩凶”,引發輿論對聶樹斌案司法公正性的質疑。
  據新華社電
  □疑問1
  調查組成立9年,為何難出結果?
  2013年9月27日,王書金案二審宣判,法院沒有認定王書金是“1994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的凶手。
  2005年,王書金交代了與聶樹斌案相似的罪行後,引起社會輿論廣泛關註。當年河北省就由省政法委牽頭成立了由公安、檢察院、法院等組成的調查組對這起案件進行詳細調查。河北省公安廳也組成調查小組,介入此案核查落實工作。
  有關負責人曾表示,鑒於此案發生的時間比較久遠,且涉及多個部門和環節,一方面要組織專門力量在職責範圍內進行調查,另一方面指示處理此案的部門嚴肅認真對待,責成對案件進行覆核,併在最短時間內查清事實真相。
  據記者瞭解,河北省成立的調查組主要抓兩項工作,一是核查聶樹斌強姦殺人案,二是確認王書金的口供是否真實。
  2013年9月27日,王書金案二審宣判,法院沒有認定王書金是“1994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的凶手,相當於確認了王書金對此案的口供不真實。
  聶樹斌的母親每月去河北高院,“法官都說讓我等著,說一有情況就通知我。這麼多年過去了,永遠是相同的話。”
  但核查聶樹斌案的結果為何遲遲沒有公佈?
  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在2013年初曾表示,聶樹斌案仍在依法核查中,該案案情複雜,涉案證據材料較多,一些證據材料時間跨度大,對相關證人證言的核查比較複雜,核查工作雖已取得一定進展,但案件核查工作整體難度較大。
  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介紹說,自從王書金案出現後,她這些年每個月都要到河北省高院反映情況,希望解開聶樹斌是否被冤枉的謎團,“每次法官接待態度很好,總是很客氣,但只說讓我等著,說一有情況就通知我。這麼多年過去了,永遠是相同的話。”
  後來,聶樹斌家聘請律師向河北省高院申請啟動聶樹斌案的再審程序,但一直沒有得到法院的明確回應。
  “現在最高法院指定讓山東省高院複查,我心裡終於有點兒底了。”張煥枝說。
  □疑問2
  王書金為何供述“假罪行”?
  法律專家認為,按照法院的判決,證明王書金供述了一樁假罪行。他為什麼要說謊呢?
  王書金被警方抓獲後,2007年3月12日,河北省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對王書金做出一審判決:認定王書金於1994年11月至1995年農曆8月間,先後強姦三人並殺死其中兩人,判處王書金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王書金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理由之一是“檢方未起訴他在石家莊西郊玉米地的一起姦殺案”。
  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王書金上訴。法庭上,檢方出示了“1994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中被害人屍體檢驗報告、現場勘查筆錄、證人證言等四組證據材料,通過這些證據向法庭陳述認為:王書金關於被害人屍體特征的供述、殺人手段、作案具體時間、被害人身高等四大細節與案件實際情況不符。
  法院對檢方的這些意見予以支持,認為“1994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不是王書金所為,維持一審判處王書金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判決。
  法律專家認為,按照法院的判決,證明王書金供述了一樁假罪行。那麼,他為什麼要說謊呢?
  王書金得知聶樹斌案情況後,雖知道自己難逃一死,仍然想通過上訴來證明聶樹斌的清白。
  據王書金的辯護律師朱愛民介紹,王書金在供述玉米地姦殺案時,根本不知道聶樹斌已被當做凶手處決。但在得知聶樹斌案情況後,雖知道自己難逃一死,仍然想通過上訴來證明聶樹斌的清白。
  朱愛民表示,目前王書金案仍在最高法死刑覆核階段,不管聶樹斌案是否冤案,王書金身背多條人命,死刑是難免的。但如果聶樹斌最終證明是被冤枉的,那麼“1994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的真凶就是王書金,因為此前在法庭上,各方都承認這起案件的唯一性,即凶手不是聶樹斌就是王書金。如果聶樹斌案是冤案,王書金案就存在事實不清的問題,法院二審時認定“1994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不是王書金所為”的結論就是錯誤的,王書金案有重新審理的必要。
  □疑問3
  聶樹斌案到底有沒有瑕疵?
  法律專家提出:“1994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疑罪從無適用於王書金,也應該適用於聶樹斌。
  目前法院認定“1994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並非王書金所為,這一結果也得到了部分法律界專業人士的認可,因為這件案子過去了十幾年,如果主要靠王書金的口供支撐,從貫徹疑罪從無的法治精神來看,不認定這一樁犯罪行為無可厚非。
  法律專家同時提出:疑罪從無適用於王書金,也應該適用於聶樹斌。單就“1994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而言,王書金作案證據不足,那麼聶樹斌作案證據足嗎?
  朱愛民稱他曾查閱聶樹斌案部分卷宗,他看到的只是一些客觀證據,如現場勘驗筆錄、屍檢報告等,但這些客觀證據存在瑕疵,比如屍檢報告上本來應該有兩名工作人員的簽名,但聶案屍檢報告上只有一名工作人員的簽名,另一名工作人員是蓋的印章。
  此前,有輿論呼籲法院公開聶樹斌案的所有材料。河北省政法系統一位工作人員向記者解釋,王書金案與聶樹斌案是兩個案子,審王書金並不需要公開聶樹斌案所有材料,但王書金案庭審時涉及和聶樹斌相關聯的情節時,檢察院還是出示了聶樹斌案的相關證據,並允許辯護方查閱。
  一位旁聽過王書金案庭審的律師告訴記者,因為案件發生在1994年,當時的案件辦理、審理工作質量跟現在比差距太大,拿現在的辦案標準看待20年前的卷宗材料,可能就會找出瑕疵,所以有關部門此前不願出示聶樹斌案全部材料也是這種考慮。
  “我希望通過各方共同努力,促使此案得到公正審理,查明真相。”朱愛民說。  (原標題:聶樹斌案調查為何9年無結果)
繼續閱讀

新疆警方與銀行簽約建風險信息共享機制嚴防欺詐


簽約現場。 馬新龍 攝
  中新網烏魯木齊11月14日電(馬新龍 戚亞平)新疆公安廳、新疆兵團公安局刑偵部門14日與工商銀行新疆分行簽署了《建立風險信息共享合作機製備忘錄》。
  根據備忘錄,簽約雙方將共同合作,開展對電信詐騙犯罪涉案帳號的攔截工作,這是打防控機制的一個組成部分,既能減少案件的發生、減少群眾的損失,也能減輕公安機關的辦案壓力。
  新疆兵團公安局表示,為堵截電信詐騙涉案資金流出境外的管道,遏制電信詐騙犯罪多發高發態勢,在公安、銀行的積極推動下,工商銀行研發了“外部欺詐風險信息系統”,集案(事)件統計管理、風險預警提示、甄別控制、及時處置等功能於一體,該“系統”自2013年10月運轉以來,經對各地公安機關提供的電信詐騙涉案銀行帳號進行監控,各地工商銀行先後在櫃臺成功攔截電信詐騙事件多件,避免了群眾損失。
  據瞭解,2013年工商銀行新疆分行通過“外部欺詐風險信息系統”防堵欺詐案件71筆,為客戶輓回經濟損失3130萬元;截至2014年10月底防堵案件55筆,為客戶輓回經濟損失2992萬元。(完)  (原標題:新疆警方與銀行簽約建風險信息共享機制嚴防欺詐)
繼續閱讀

億萬富翁旗幟哥為空巢老人洗衣做飯


  億萬富翁“旗幟哥”為空巢老人洗衣做飯
  江南時報訊(記者 黃勇 通訊員 魏明葉)本報日前刊發了《尋人啟事:“旗幟哥”您在哪裡?》的讀者來信,近日,有熱心人向本報爆料,“旗幟哥”最近正在北京行善。
  退休老師張幼坤現年86歲,是原工人日報社社長、總編輯李冀(李冀是我國第一個寫鐵人王進喜的知名記者,2011年去世)的夫人。夫婦倆自己沒有孩子,抱養了一女孩,由於女兒遠嫁外地,86歲的張老師長期獨自一人在家,非常孤單。由於身體健康原因家裡已很長時間沒有打掃了,當得知張老師需要幫助後,“旗幟哥”連續數日和北京慈善義工協會的義工們幫她把家裡打掃得乾乾凈凈。
  “旗幟哥”還給張老師買來了米油、水果,怕老人家喝水、吃飯不方便,他又買了燒水器和燕麥片、餅干等食品。
  10月28日一大早,“旗幟哥”到菜場買了許多新鮮的蔬菜和當天的報紙又一次來到張老師家。“旗幟哥”先給老人沏上茶,讓她看起報紙,自己則幫助老人把房間打掃乾凈,然後到廚房給老人蒸上買來的饅頭,洗菜做飯。
  當西紅柿炒雞蛋、芹菜炒肉絲、清炒菜心端上桌,張老師熱淚盈眶。她緊緊抱住“旗幟哥”說:“我好幾個月沒有吃到現燒的熱飯菜了,你到我家來了好多次,我都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旗幟哥”只是笑了笑。原來,“旗幟哥”在德州陵縣投30億巨資做高科技光伏農業大棚扶貧項目,是個不折不扣的億萬富翁,多年來長期幫扶失獨老人,在北京、山東、江蘇還成立了專門關愛失獨家庭的旗幟天使基金。他還經常看望慰問失獨老人,自費陪失獨老人出去旅游,陪伴參加廣場舞比賽。關愛失獨家庭12年,他遇到記者採訪都主動迴避,實在躲不開,“旗幟哥”總是懇請記者不要寫他的真名。
(編輯:SN009)
繼續閱讀

長沙梅溪湖國際建築展開幕


  紅網岳麓站9月13日訊(通訊員 胡敏姿)引人註目的設計圖片與理念文字,各類形態各異的建築模型與介紹設計優勢的講解視頻……10月12日,在,一場以“共生”為主題的梅溪湖國際建築展岳麓區梅溪湖金茂悅·悅空間拉開帷幕。
  展覽現場,曾被媒體稱贊為“世界最性感建築”之一的梅溪湖梅嶺公園體育公園步行橋最為引人註目。荷蘭NEXT建築事務所代表蔣曉飛現場向觀眾介紹了“中國結”步行橋的設計理念和特點。據瞭解,本次展覽由曾擔任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的策展人方振寧先生親自策展,匯聚了英國扎哈·哈迪德建築事務所、奧地利藍天組建築事務所、荷蘭NEXT建築事務所等7所目前國外最頂尖的建築事務所為湘江新區設計的代表性建築藝術作品。
  這次展覽共有12個建築師和事務所的21個項目,展廳第一層主要展示7個知名國外建築事務所在梅溪湖設計的建築。如扎哈•哈迪德建築師事務所打造的梅溪湖國際文化藝術中心完美地詮釋了奇妙的共生關係。展廳二樓是“共生”理念的擴展和延續,展示了幾位建築界明星在中國的幾個特色建築項目。包括由本地建築師魏春雨設計的梅溪湖周邊十餘個園林建築,馬岩松MAD建築事務所設計的哈爾濱文化中心等等。
  本次建築設計展將持續開展一個月,採用圖片、理念文字、模型與視頻相結合的形式,讓觀眾全方位瞭解梅溪湖“共生”的建築幻想藍圖。  (原標題:長沙梅溪湖國際建築展開幕)
繼續閱讀

美華裔老婦12萬美元財物被騙 質疑警方辦案方式


李太太在美國銀行總部前廣場慢跑時,被三名金光黨騙徒盯上。(美國《世界日報》/李秀蘭 攝)
  中新網10月8日電 據美國《世界日報》報道,美國舊金山靠撿汽水罐幫補生活的李太太,被金光黨徒騙走8萬美元現金和4萬美元珠寶。過去5天身心悲痛,已讓她欲哭無淚。李太太6日晚間接受訪問時說,除受害的苦楚,她對警局的服務有許多的疑問。為何警局人員當場將騙徒交給她的黑色塑料袋丟到垃圾桶?
  今年63歲的李太太,15年前與65歲的丈夫一起由廣東移民來舊金山。然後再申請一對子女移民。
  15年來,李太太與丈夫住在華埠散房公寓。夫婦倆原來一起在聖馬刁縣柏斯菲卡市的一家中餐館當雜工。幾年前李太太先因坐骨神經痛無法工作而退休,其夫也於去年底因足部受傷被迫退休,今年動了兩次足部手術。
  兩人尚未滿65歲,每月兩人只領到800美元的福利金,散房的月租就得500多美元。李太太只好撿汽水罐幫補家用。
  談到2日案發當時,李太太說,當天她到美國銀行總部前,突然有一名中年說廣州話的婦人上前,問她是否認識一名張姓名醫。李太太回答並不知道,就要離開,但第二名中年婦人上前,第三名婦人也走過來。第三人一直說她的兒子將有血災,自稱是90歲張姓名醫的孫女,恐嚇她須將所有現金和珠寶都交出來,否則兒子必將出事。
  李太太說,三騙徒不斷拍打她的肩膀、手臂處,她感到極度不適,且無法講話。她按照騙徒指示,先回家,然後到銀行,將總數為8萬美元的現金和4萬美元的珠寶以一個紅色塑料袋包好,放進一個環保袋里,再走回美國銀行總部,將環保袋交給騙徒。第二名騙徒全程陪著她回家及到銀行,但只在門外守候。
  李太太走在路上時,也曾有認識的街坊與她打招呼,她想求救卻說不出話。三騙徒將環保袋還給她時,告訴她一個月內都不能打開該環保袋,否則兒子就將出事。
  李太太說,回家後約半小時她慢慢清醒,將環保袋打開,看見原來的紅色塑料袋被換成黑色塑料袋。再打開黑色塑料袋,現金和珠寶都不見了,只留下三瓶水、幾個饅頭和一些巧克力糖。瞬息間她的情緒失去控制,丈夫前往接孫子放學不在家,她只好在公寓里大哭大叫,驚動了鄰居,再通知兒子。
  當天下午4時左右,在兒子陪同下到華埠中央分局報案。李太太說,他們不會說英語,由一名華裔女警局助理錄取數據,但該警局助理的態度及處理方式,使得不懂法律的她都感到可疑。
  李太太說,該名懂廣東話的警局助理告訴他們,這樣的騙案經常發生,有許多人受騙。只簡單問幾個問題,然後打開騙徒交給她的黑色塑料袋,看見裡面有幾瓶水和一些巧克力糖,就隨手將整袋物品丟進垃圾桶,再將環保袋還給她。
  案發當天的整個晚上,沒有任何警務人員跟進。翌日早上9時,李太太在丈夫陪伴下再到中央分局查詢。李太太說,她再回中央分局,目的是希望警局儘快沿途尋找閉路錄像機追查,且騙徒可能還在華埠,或可將他們逮捕。
  但因為不懂英語,警員安排他們用電話與一名說中文的人溝通,獲通知6日才會有調查員與她聯絡。直至6日,總算有警局調查人員與李太太重走案發當天的路線。
  李太太說,那8萬美元現金主要是兒子借來買房的,她靠撿汽水罐而賺來的小積蓄也全被騙走。(李秀蘭)  (原標題:美華裔老婦12萬美元財物被騙 質疑警方辦案方式)
繼續閱讀

日本短期國債出現罕見負收益率 加劇日元貶值


  中新網9月11日電 據共同社報道,日本一年期以下的短期國債市場近日出現了罕見的負收益率現象。10日新發行的半年期國債以負收益率成交。
  報道稱,其背後原因在於日本央行的大規模貨幣寬鬆導致國債處於稀缺狀態,9日,日本央行似乎還以負收益率買入了部分短期國債。國債收益率的下滑也進一步加速了日元貶值。
  負收益率意味著國債的買入額高於到期償還額,持有到期將蒙受損失。日本央行在這樣的情況下仍然買入國債,這作為央行來說極為罕見。有市場人士認為,此舉意在顯示央行強力推進貨幣寬鬆的意志。
  日本10日的半年期國債機構間交易的收益率一度跌至負0.009%,繼上一交易日後再次出現收益率為負的現象。自7月3日起,3個月期國債的負收益率已呈常態化,如今負收益率現象又擴大至半年期國債。  (原標題:日本短期國債出現罕見負收益率 加劇日元貶值)
繼續閱讀

初中生走失後在網吧被找到 自稱被家暴



王晟在派出所內哭了起來。 南都記者 陳文才 攝
  《初中生“走失”十餘天,父母中秋盼團圓》追蹤
  南都訊 記者陳思福 初中生王晟從羅湖乘坐363路公交車回平湖街道,上車後就失去聯繫(詳見此前報道)。昨天下午,失聯13天后,其被龍崗平湖派出所的民警在平湖的一家網吧里找到,王晟表示自己因不忍父親和後媽的家暴而不願回家。
  睡網吧的凳子上
  “我兒子找到了。”昨天下午4時許,王晟母親曾女士給本報打來電話,電話那頭,曾女士哭了起來。
  龍崗警方表示,從9月4日接到報警後,平湖派出所一直未間斷開展對王晟的查找工作,包括查看監控視頻,發佈協查通告,到學校瞭解情況。9月10日17時許,平湖所民警在轄區一網吧找到王晟。據王晟稱,由於父母離異,其與父親和繼母在一起生活,8月27日其離家出走後,一直輾轉於網吧或者到同學家留宿。
  昨日下午6時許,在平湖派出所會議室,王晟坐在媽媽旁邊,依然穿著8月27日從羅湖離開時穿的紅色背心,身上有點臟,雙眼已經有了黑眼圈,派出所請來多位心理師,給他做心理輔導。王晟表示,失聯的13天里,除了有幾天睡在同學家裡,其它大部分時間是在網吧里度過,在網吧的凳子上睡覺。
  自稱被家暴
  “平時在家裡,我如果有事做不好,比如給花澆水沒澆好,爸爸和後媽都會拿起板凳或者棍子打我,爸爸在平湖街道開了個花店,有時看到我作業寫不好,也會說‘字都沒有我們寫得好’,然後也會打我,暑假我要去媽媽那裡的時候,爸爸就跟我說不要回來了。”王晟說,所以8月27日從羅湖回到平湖,他就不敢回家。據平湖派出所工作人員介紹,王晟在筆錄里也是這樣說的。
  記者發現,王晟的手上和腳上都有很多傷痕。其父親和後媽則表示,王晟是個不思進取的孩子,但否認有打他。
  而在媽媽曾女士眼裡,王晟很懂事,愛讀書。曾女士表示,王晟在羅湖跟著她住了20多天,晚上經常跟她聊天到很晚,她也經常問王晟,在父親那裡住的怎麼樣,兒子都是回覆他“也還好”,不提被他爸爸和後媽打的事,昨天,媽媽問他為何不告訴她的時候,王晟回答“不想讓媽媽擔心”。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